大梦朝天

【大梦朝天】(9)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浅灰 本章:【大梦朝天】(9)

    【大梦朝天】(9)

    作者:浅灰

    29/02/

    字数:7812

    【九】

    魏杨出了教学楼朝学校西门走去,他本来已经坐在教室里等着上课了,这时

    却接到了闫梦学姐的电话让他十分钟后在西门汇合。

    这个电话他等待已久自然是不敢怠慢,只是这样又得旷掉两节课,想想开学

    不满两个月旷课已是家庭便饭,魏杨只觉得很无赖。

    来到门口一眼就找到了闫梦学姐,毕竟这样的高挑美人还是很显眼的。

    魏杨走上前去。

    「学姐早。」

    闫梦面无表情点了下头作为问候。

    然后说道「既然已经到了那我们就出发吧。」

    「好。」

    闫梦招手拦下一辆出租车坐进了后排,魏杨紧跟着绕到另一侧坐下。

    司机听到闫梦报的地址后随即启动了车子,魏杨初来乍到不清楚那是什么地

    方。

    和刚认识不久的学姐搭车去一个自己不知道的地方见一个不认识的人,魏杨

    内心多少有点不安。

    于是他转头问道「学姐,你要带我去见什么人?」

    「去见我师傅。」

    闫梦像是看出了魏杨的不安又接着说道「不用担心什么,我师傅人很好。你

    不是想让身体恢复正常同时还有些疑问吗,去了都能解决。」

    既然闫梦都这么说了魏杨也就不再多问。

    他本想找点话题聊聊活络一下气氛,可闫梦老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让他打消

    了念头,就这样两人一路无话。

    车子行驶了五十多分钟后来到了一片别墅区,又在别墅区左拐右拐了五分钟

    才最终停下。

    下车时闫梦结了帐,魏杨也没自告奋勇。

    眼看已经到了目的地,魏杨却有点紧张了,不知学姐的师傅是个怎样的人,

    又会用什么方法让自己恢复正常。

    不过紧张归紧张,两人已经站在了门口。

    门铃刚一按下门就被迅速打开了,好似人就站在门后等着铃响。

    开门的是一位妇人,三十多岁的年纪,微卷的长发披散肩头,眼睛大而有神

    脸上略施薄妆,瓜子脸高鼻梁,乍一看与学姐有着五六分相似。

    当魏杨认为这应该是学姐师傅的某位家人时,却听到学姐喊着一声师傅扑进

    了美妇的怀抱。

    「梦梦你有多久没来看我了?不是有事怕是都记不起我这个师傅吧。」

    美妇拥着学姐一脸慈爱地笑着说道。

    「哪有。暑假时不还在您这住了两周吗,我倒是想常到您这来,可还不是学

    习太忙,您这离得又远。」

    闫梦在美妇怀里撒娇道。

    身后的魏杨还是次见学姐这般模样,美妇注意到了魏杨,上下打量了一

    番。

    学姐也在这时记起了他,迅速脱离师傅的怀抱换回之前的语气说道「他就是

    我在电话里提到的魏杨。」

    「先进来再说。魏杨也请进。」

    美妇微笑着说道。

    进屋之后学姐没理魏杨一个人去了楼上,美妇端来茶水微笑着说道「魏杨你

    不用紧张,你的事我听说了点,你先坐下来喝点茶休息一下,我和梦梦有些话要

    说,你等我们一下。要是坐着无聊可以随便走走,这里也没有其他人。」

    说完也上楼去了。

    客厅里就剩下魏杨一个人,既来之则安之,他喝了口茶后靠上沙发静静地等

    待两人下楼。

    楼上书房内美妇与闫梦分坐沙发两端。

    「你把事情经过从头到尾详细地说一遍,电话里很多关键问题都没说到。」

    美妇放下茶杯说道。

    「噢,那天我……」

    闫梦尽可能详细地描述起那天梦境中的种种,只是有意忽略了一些让她难以

    启齿的部分。

    十分钟后。

    「梦梦,你要猎杀玄阶梦魔之前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我好叮嘱你一些事项

    ,也能告诉你一些经验啊。」

    美妇有些埋怨道。

    「我想凭自己的实力击杀,之后再告诉您,好给师傅你个惊喜。」

    「惊喜?我可不想要什么惊喜,你对玄阶梦魔知之甚少又没有猎杀经验,冒

    然行动实在是危险。这不就出事了吗?」

    「师傅,我刚才不是说了吗,那玄阶梦魔我很轻松就搞定了,虽然是出了点

    问题,可那是后来发生的。」

    「结果不都一样。对了,你刚才说你击杀了那玄阶梦魔也吸收了梦晶的魂力

    ,可又说魂力现在在那魏杨体内,这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漏讲了什么?」

    「师傅,结果不都一样。反正魂力现在在他体内。那可是我次击杀玄阶

    梦魔的成果,还有我自身的一点魂力,您一定要帮我拿回来。」

    闫梦带着撒娇的语气说道。

    「别想着蒙混过去。那魏杨体内的魂力怎么处理我们待会儿再说。那些魂力

    不可能凭空转移给他,你一定还有什么事瞒着我,而这说不定很重要。老实交代。」

    美妇不为所动继续追问道。

    闫梦见师父如此问,知道没法再瞒着只得老实说道「那日我吸收了梦晶的魂

    力后遇见了魏杨,我在梦界一向独来独往因此也就没理会他,可他一直跟着我,

    我本来可以甩掉他的,但又好奇他有什么企图就出手试探,没想到一击就把他放

    倒了。我把他控制住后准备问个清楚,可就在这时我感到全身开始发烫,紧接着

    脑子里开始闪现一些羞人的画面,身体也有了奇怪的反应,很快意识就丧失了对

    身体的控制,就像有另一个灵魂在控制我的身体,而我原本的意识就在一边看着

    却无能为力。之后,之后就和他做了那种事。再然后从梦界惊醒内视识海就不见

    了那些魂力。」

    闫梦红着脸越说越小声得讲完了与魏杨相遇后的经过。

    「你和那个魏杨在梦界做了男女之事,而当时他还被绑着?」

    美妇听完闫梦的讲述思考了一会儿后问道。

    「嗯。」

    闫梦低着头小声答道。

    「这点很重要吗?师傅。」

    「你和他做了那种事这点很重要,至于你们是怎么玩的倒无所谓,你们高兴

    就好。嘿嘿!」

    「师傅你,你怎么拿这种事开我玩笑。我,我不理你了。」

    闫梦抬起头来望着美妇即羞且怨地说道。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

    美妇说完这句稍作停顿换做严肃的口吻说道「梦梦,你还记得梦界、梦魔、

    魂力三者间的关系吗?」

    闫梦见师父严肃起来也就认真答道「当然记得。梦界是一处异于现实世界的

    神秘空间,它可以源源不断地吸取人类的梦,梦魔则是存在于梦界中的魔物,它

    们以梦为食并把吞噬的梦转化为魂力储藏于梦晶之中。」

    「没错。最后我们击杀梦魔得到梦晶吸收转化魂力为自己所用,而这整个过

    程都始于梦。你可曾想过人的梦究竟是什么?」

    闫梦听到师傅的问题正思考着怎么回答,美妇却自己回答道「也许并不全面

    ,但在我看来人类的梦大多都是欲望的延伸。人美有的欲望梦里自然都有,而梦

    作为法外之地欲望会比现实中更加直白、强烈甚至扭曲。梦魔以梦为食无惧其中

    强烈的欲望,或者说欲望越强烈它们还越喜欢。」

    「师傅按照您的说法我那天……」

    闫梦听完师傅的话结合自己那天的经历略一思考想到了些什么,正要说出来

    让师傅听听看自己想的是否正确却被美妇打断了。

    「你也许已经想到了个大概,不过今天时间有限还是听我说完吧。梦魔无惧

    欲望可人类却不行。人类本就会被欲望所驱使更何况梦里那些被扭曲放大的欲望。黄阶梦魔实力低微,它们梦晶中的魂力也很有限,即使参杂了不好的欲望被我

    们炼化为自己的一部分,大部分人凭借理性也能抵御。可到了玄阶就大不一样了。」

    美妇向闫梦身边坐了坐双手捧住闫梦的左手接着说道「也怪我一开始没全都

    告诉你,我是想着告诉你太多暂时也用不上却没想到你进步的这么快,不告诉我

    一声就去猎杀玄阶梦魔。现在你也该想到了,你没有净化就吸收了那颗梦晶的魂

    力,其中应该含有很强的淫欲才使你做出那种事,好在魏杨当时在你身边。」

    「好在?那我还得感谢他喽?」

    闫梦愤愤地说道。

    「呵呵。我可没这么说,不过你还没意识到当时情况的严重性,在梦界你们

    并非实体,发生了那种事也不会有实质的损失,可如果你没有遇见魏杨直接回到

    了现实世界,你可想过是什么后果?」

    「我,我会……」

    闫梦顺着美妇的话想下去直庆幸事情没有如此发展。

    「知道利害了吧。而且那魂力中混杂的是淫欲还不是最糟的,若是杀欲呢?

    你再想想后果。」

    美妇一席话让闫梦清楚了当时情况的严重性,想来也是一阵后怕。

    「师傅,是我欠缺考虑了。」

    「好在只是失了一小点修为,人没事就好。现在让人担心的是那魏杨,事情

    已经过去了十多天,不知这期间他是否受过那淫欲的影响?」

    「师傅放心,我试探着问过他了,除去吸收了魂力的正常反应外他并没觉得

    自己有什么异常。」

    「哦?」

    美妇略微沉思「也许你们在梦界时已经将淫欲发泄的差不多了。」

    「事情总算是弄明白了。待会儿该怎么与那魏杨说呢?师傅。」

    「你不打算讨回那些魂力了吗?」

    美妇没有回答闫梦的问题反而笑着问道。

    「算了,那些就留给他吧。」

    听了美妇的一番讲解闫梦对那些魂力没了兴趣,怏怏地说道。

    「反正这些天我已经把修为补了回来,玄阶梦魔我能猎杀一次就能杀第二次

    ,」

    「你能这么想就好。那魏杨现在还的确是很需要那些魂力,」

    「他很需要那些魂力?这是为何?」

    闫梦一脸不解地问。

    「那魏杨是个普通人,却又几次莫名地进入梦界,你刚才这么说过吧?」

    「嗯,他是这么对我说的。而且我查看过他的识海,的确是普通人的样子,

    应该没说谎。」

    「梦梦,你当年能够那么快就入梦是凭借你的天赋,可你要知道对大多数人

    ,即使传授他们修行之法他们也无法达到入梦之境,也就与修行无缘。」

    美妇从沙发上站起在书房里来回踱起了步,思考着什么的同时又像是自言自

    语着「那魏杨非修行之人却能几次三番进入梦界,若是……而且他若再频繁进入

    梦界即使不被梦魔所伤也会大耗神识,要帮他也只能这样了。」④f④f④f。ǒm

    闫梦见师傅如此也就没再追问什么,安静地坐在一旁等候着。

    来回走了三四分钟后美妇终于停下了脚步像是已经拿定了主意,她转过头对

    闫梦说道「走,下楼吧。魏杨怕是已经等得心烦意乱了。」

    魏杨的心情的确开始烦躁不安了。

    两人上去有段时间了却迟迟不见下来,把他一个外人就这么晾在这。

    就这么坐着无所事事难免胡思乱想,他不禁怀疑自己就这么跟刚认识的学姐

    来到陌生人家里是否正确。

    还有他在车上时就好奇却没问出口的,师傅?是传授她什么的师傅呢?想到

    那天晚上学姐说的一些他不理解的词,再加上这师傅与他想象中的又截然不同后

    ,魏杨此刻的脑子里乱麻一片。

    得做点什么,就在屋里随便走走也比这么坐着强。

    魏杨为了不再瞎想打算起身活动一下,刚站起来就听见背后楼梯上传来脚步

    声,回头看见美妇与学姐一前一后向下走来。

    美妇也注意到了望过来的魏杨,下楼的同时笑着说道「真是不好意思魏杨,

    让你等了这么久。」

    看见两人下来魏杨松了口气,虽然已经等得心烦但还是礼貌地说了没什么,

    学姐什么也没说也没看魏杨一眼,三人次围坐在了一起。

    「魏杨,闫梦给我说了你的事情,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不过你不必着急先

    听我说,我相信待我说完你的疑问大多能得到解答,到时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你

    再问也不迟。」

    美妇刚一坐下就对魏杨如此说,她见魏杨稍微迟疑后连点了两下头便接着说

    道「魏杨,你相信这世上有鬼神吗?」

    魏杨听了美妇的问题便是一愣。

    不是让我听你说吗,怎么一上来先问我问题,可这算什么问题?她是认真的

    吗?魏杨疑惑地看向美妇,见美妇也正一脸严肃地望着他等着回答,魏杨只好硬

    着头皮边思索着边回答道「神鬼什么的我是没见过,虽说眼见为实可我也不敢说

    一定没有,但也不是相信有,哎呀,反正我相信这世上肯定有不为人所知,也无

    法用常理解释的事物,至于那是否能用神鬼解释我就不知道了。」

    魏杨边思考边组织语言,说完后他也不知道是否表达清楚了自己的想法。

    「嗯,不轻言信与不信,对世界抱持怀疑态度,这样应该比较容易接受接下

    来你要知道的。」

    美妇轻点了下头微笑着说道「魏杨,这世上有没有鬼神我也不知道,但正如

    你所说,这世上确有着普通人所不知无法用常理解释的事物,而你已经置身其中。」

    她到底要说什么?如此信誓旦旦说出这种话的人,在魏杨以前的认知里不是

    神棍就是骗子,可眼前的妇人面容美丽气质出众怎么也不像是那两类人。

    等等,我已置身其中?她是说那梦境吗?魏杨不解地看向美妇迫切地等着她

    作进一步说明。

    美妇也看出了魏杨的急切但却没有接着说下去。

    突然,她视线下移眼神变得犀利起来,魏杨不知她这是在干嘛,循着视线望

    去却是茶几上他刚才喝水的茶杯,他觉得有点莫名其妙正待要开口发问,那茶杯

    却突然动了一下,准确地说是向前滑动了一小段。

    魏杨勐眨了几下眼睛打算确认一下水杯的位置,而此时更不可思议的一幕出

    现了,茶杯腾空而起飞向美妇,美妇抬手接过茶杯添满茶水后又松开了手,茶杯

    再次飞出飞向魏杨。

    茶杯就悬在魏杨身前,魏杨一脸不可思议地望向美妇,美妇微笑着对他点了

    一下他,魏杨伸手接住了茶杯。

    茶杯只是普通的茶杯,他在等两人下楼时几次把杯子攥在手里,这点不会有

    错。

    可刚才那是怎么回事?他想问问其他人有没有看见刚才发生的事,可这里除

    了自己和美妇就只剩下学姐,魏杨转头望向学姐,可学姐仍是一副冷冷的表情,

    是没有看见呢,还是见怪不怪呢。

    魏杨终于忍不住直接询问美妇「刚才那是怎么做到的?」

    「那只是为了让你相信我而展示的一点小伎俩,怎么样,相信我不是什么骗

    子了吧。若还是不信……」

    美妇说着一抬手魏杨身旁的抱枕就飞进了她怀里。

    「我信了。这就是你说的不为世人所知的事物吗?这和我去到的那个梦境又

    有什么关系呢?」

    虽然不可思议但就发生在眼前,不容得魏杨不信。

    「别急,这些我都会一一说到的。」

    美妇看来是很满意魏杨的反应,笑着说道「你说的那个梦境我们称之为梦界

    ,你在梦界里应该见过一些长相奇特的怪物,那些是梦魔,梦界会源源不断吸取

    人类的梦,梦魔则以梦为食,而我和闫梦则是猎梦者或叫做梦修,我们猎杀梦魔

    获取梦晶来提升自己,刚才你所看到的是修为达到一定境界后的以念御物。简要

    的介绍一下的话就是这样。」

    梦界、梦魔、梦晶这比告诉我说这世界真的有神灵更难令人接受吧,可她刚

    才展现的能力我又是亲眼所见,难道是真的?梦界听着也有点耳熟,之前是不是

    在哪听过?脑子好乱。

    魏杨听完美妇的话倒不是很震惊,毕竟已经有了一系列事情的铺垫。

    可他仍觉得无所适从,因为知道了这些除了让他脑子更乱意外也没有什么用

    啊。

    美妇一直注视着魏杨,见他一副困惑的样子就又接着说道「本来未经修行之

    人是无法进入梦界的,可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你却能几番进入,你知道是什么原因

    吗?或者有什么线索,比如说什么人教过你方法?」

    「完全没有,我在这之前压根没听说过这些,我也很奇怪自己为什么会出现

    在那里。」

    魏杨实话实说道。

    美妇见魏杨不像在说谎,又接着说下去「你和闫梦在梦界里好像发生了点误

    会,她不知你为什么跟着她才出手打晕了你。不过你们后来发生的事让她失去了

    好不容易得到的魂力,也就是魂晶中所含的精神能量,而那些魂力现在在你体内

    ,她再找上你也是想让你把那些魂力还给她。」

    「我对魂力什么的还是不太明白,若是学姐的魂力真的在我体内你们大可拿

    回去。」

    虽然从闫梦那听说了这魏杨只是个普通人,但美妇还是打算自己再试探一下。

    一番对话下来的确没发现有破绽,魏杨还主动让她们拿回魂力,要是她们真

    的出手必然要进入他的识海,修行之人不会如此不设防。

    美妇算是彻底对魏杨放了心。

    「那些我们先放在一边。」

    美妇调整了一下坐姿,身体稍向前倾直视着魏杨认真说道「你已经知道了我

    们是什么人,是干什么的,现在我们来谈谈你身上的问题,魏杨,你可知道自己

    已经大祸临头。」

    魏杨来这里的目的不就是解决自己身上的问题吗,终于等到说这事了句

    却是自己已大祸临头,这让他不知如何是好,难道情况比自己想象的还要严重?

    「什么意思?」

    「你和闫梦在梦界相遇那次之后身体的变化我已经听说了,那都是因为你得

    到了那些魂力的原因,你可以把魂力理解为一种精神能量,你吸收了大量精神能

    量因此总体上都是好的变化。可我要是没猜错的话,你之前几次进入梦界再出来

    后身体状况却是与这次恰恰相反,而且是越来越糟,对不对?」

    的确如此,这还是不久前的事魏杨记得很清楚,之前几次从那梦界苏醒后总

    是精神不振,休息好几天也只是略有好转,等到下一次再醒来就会更加萎靡。

    「是这样没错。」

    「我来告诉你为什么会如此。人可以分为精神与肉体或是魂魄与肉身两部分

    ,精神寓于肉体之中支配肉体行动,同时又被肉体所滋养,我们平日劳累一天精

    神感到疲乏只需睡一晚便可恢复,这是因为精神在肉体之中消耗地非常缓慢。可

    精神一旦离体而出没了托付之处流失速度就会大大加快。而梦界作为肉身无法到

    达之处,在那里呆的越久精神消耗就越大,为了不使精神损亏,我们猎梦者每次

    进入梦界都要尽量做到入大于出,也就是获得足够多的梦晶,可这并不是每次都

    能做到。而你一个普通人呢,只出不入,回到现实世界后恢复的速度跟不上你消

    耗的量,精神自然每况愈下,久而久之对身体可是大为不利。你现在精神反而很

    好是因为得到了那些魂力作为补充,可那些魂力迟早会消耗完。」

    美妇一口气说完这么大段话后盯着魏杨想看看他有什么反应。

    魏杨的反应是她说的并不是自己有时会对女人很冲动这种情况,紧接着

    他意识到情况的确更加糟糕,照她说的这样下去自己以后连正常生活都困难。

    问题的关键在哪呢?只出不入?对了。

    自己只是个普通人,没有入,那只要以后也不再出就行了。

    「那我以后只要不在进入梦界是不是就行了?」

    美妇见魏杨还挺镇定,没被自己的话吓得慌乱,听到他这个问题却是在意料

    之中。

    「是的。不再进入梦界就不会再有过多的消耗,也就不存在问题。」

    美妇停顿了一下又说道「可我刚刚问你是否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进入梦界,你

    回答说完全不知道,甚至没一点线索,那你能决定自己以后不进入梦界吗?」

    去到那里并非是自己所愿,虽然最近没再进入过梦界,可谁又能保证之后不

    会呢。

    「这……不能。您知道我为什么会进入梦界吗?」

    「我说过普通人无法进入梦界的,但万事无绝对,我曾见一本古籍上记载说

    ,有极少一部分人天生体质特异,一旦觉醒其神识就像梦一样容易被梦界吸引。

    从你的情况来看你很可能就是这类人,若真是如此怕是没人能阻止你进入梦界。」

    「那我只能自求多福了吗?」

    魏杨次情绪变得失落,今天虽然也有不安但的是怀着能解决自身问

    题的期待跟着学姐来到这里的,却没想到结果会是这样。

    美妇见魏杨低着头语气低落面色也不佳,觉得时机已成熟便说道「魏杨,天

    无绝人之路,做不到不进入梦界不消耗神识那就想想其他办法,你的问题不就是

    只有出没有进吗,如果做到入大于出不也能解决问题?」

    魏杨一下子抬起头直视美妇「你的意思是?可我只是个普通人,那不是只有

    你们才能做到的吗?」

    「哈哈。我们又不是天生就能做到,这都是后天修行的结果。」

    「你的意思是我也能做到?」

    「梦修一途并不是人人都能涉足的。像我和闫梦这样已经成为猎梦者的,能

    有多大成就很大程度取决于自己是否勤奋努力,可一个人是否能成为猎梦者却更

    依赖天命,」

    「那我?」

    「梦修入门四境聚神、寻梦、入梦、化形,多数人到不了入梦境,也就是神

    识进入梦界,可你已经能进入梦界,虽然有点问题但我相信只要习得正确的入梦

    之法,问题应该会得到抑制甚至彻底解决。」

    短短几分钟里魏杨经历了一场大落大起,本以为只能听天由命却又迎来如此

    转机,还不只是转机,他还有机会成为像她们一样的人。

    美妇没给魏杨暗自庆幸的时间,接着说道「你与闫梦在梦界相遇又被带到我

    这里来,闫梦是我唯一的徒弟,你又是闫梦的学弟,顺便说一句,我也是承大毕

    业的。这么看来我们算是很有缘了。我刚才说了那么多,我想你也明白我的意思

    ,我就直接问了,你愿不愿意拜我为师呢?」

    「愿意愿意。」

    魏杨毫不犹豫地满口答应道。

    「好!我叫做吴君怡,无门无派也非什么世家大族,没有那些繁琐讲究的拜

    师礼,一切从简就行。」

    美妇笑着对魏杨说道。

    魏杨明白了美妇的意思,当即从沙发上站起再双膝下跪行了三叩之礼又叫了

    声师傅,美妇高兴地让他起身就算是完成了拜师过程。

    就在师徒二人都挺高兴之时,自从下楼就没开过口的闫梦却突然说道「师傅

    ,您连猎梦者会有什么样的危险都没告诉他就收他为徒,不是在诓骗人家吗。」


如果您喜欢,请把《大梦朝天》,方便以后阅读大梦朝天【大梦朝天】(9)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梦朝天【大梦朝天】(9)并对大梦朝天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