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玉道

【白玉道】(122)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陌上昏鸦 本章:【白玉道】(122)

    29-02-

    【第122章】

    白大人从淑妃那出来后原本打算去船坊看一看,但是一想到自己的状态瞒不住六长老便取消了自己的想法。虽然这六长老被放在了船坊,可若自己出了什么事他定然会时间通知娘亲,六长老现在可不敢放过任何一个讨好娘亲的机会。别看六长老对小和尚恭恭敬敬,姿态挺低,可那是在娘亲的震慑下,真要出了事这老头定然个跑进娘亲的阵营。而且换句话来说,若是六长老隐瞒不报,事后艳剑若是知道了,恐怕有他受的。

    小和尚最后去了胖子那对付一晚,这胖子那可是鼾声震天,小和尚躺在一旁愣是没睡成。第二天好不容易迷糊了一会,就听到胖子一声大喊。“姓白的,你对小爷做了什么,你怎么偷偷睡在了小爷的床上。”小胖子这一声可对的起他的身材,整个黑军伺都被镇住了。

    “滚蛋,小爷昨晚没地方去了,告诉凌夫人不回去,怕打扰她休息。”小和尚一边说着一边给了小胖子一巴掌,“说话一惊一乍的,这几天给本大人消停点,过段时间本大人给你个大案子。”

    听到大案子这胖子立马来了精神,原本气势汹汹的态度也变得柔和起来,一双胖手在小和尚身上捏了捏,嘴里开口道:“白大人慧眼识英雄,放心小爷绝对给你办的漂漂亮亮。”小胖子说到这看着白大人依旧无精打采,不知怎么开窍了,居然打算悄无声息的离开,估计也是怕弄恼了小和尚,把自己的差事给夺了。

    只是小和尚哪能如他意,一把拽住了胖子的身子,然后伸出自己的手腕。小胖子愣了一下,这才发现白大人神色有些不对头,用内力探了探小和尚经脉,胖子猛地瞪大了眼睛。“行啊老白,这毒药都能扛得住,命停硬啊,这是惹到谁了,居然敢跟你过不去。”

    “惹到不该惹的了。”小和尚没好气的回了一句,“别废话,你内力能不能给我快速清毒,估计你功法应该不错,想来内力也定是精纯的很,所以只能你来拉兄弟一把了。”

    小胖子听到这赶忙拍了拍胸脯,“这点小事还算事,你看好了,小爷以后有没有资格做这天下人。”难得小和尚求他一次,胖子对自己那是夸夸其谈,“小爷别的不说,这内力精纯我说第二没人敢说,别说这点小毒,就是在毒上十倍,小爷也能让你今晚活蹦乱跳。”

    “闭嘴”小和尚没好气的回了一句,“赶紧的给我恢复,我若这情况出现,少不得有人给我使绊子。真是晦气,居然被个娘们算计了。对了胖子,给我疗伤的事别瞎嚷嚷,以后去醉梦楼吃饭,账都算在本大人的头上,你要是给我传出去了,以后别想拿大案子。”

    “得得,这丢人的事小爷给你保密。”小胖子很容易就能被收买,“不过姓白的你也太损了,这不就是所谓扮猪吃虎的前奏吗?有啥好事别忘了小爷,小爷好久没痛快打架了。”

    “成”小和尚略带阴险的笑了笑,“最近眼光放紧点,小爷给你个锻炼筋骨的机会,不过下手不能太重,留活口,我得看看到底都有谁想背后算计我。”

    二人之间慢慢安静了下来,别说这小胖子的修行的功法到着实不一般,内力混厚精纯,至刚至阳,怪不得这胖子防御力这么好,小和尚心中多少有些羡慕。后面的小胖子也是惊讶了,这白离的内力怎么如此杂乱,什么门道的都有,这等杂乱的内力怎能突破到凝象境,别说凝象了,一般普通人修行都是尽快打底子,此时内力杂乱的很,等到三品以后慢慢提纯自己的内力,到了八九品的时候基本就提纯的差不多了。中间的过程就看天赋,天赋好的十多年,天赋差的一辈子。至于突破凝象,基本就是靠悟性和天资了。

    如果是世家子弟,一开始就会修行高深的功法,虽然筑基比较慢,但是基本上从一品开始就是精纯内力,前期生的慢,但是五品以后就看出来优势了。天赋好的可能两三年就能到九品,天赋一般的十几年,当然也有天赋很差的,那种一辈子都到不了五品的。这样修行的优势是突破凝象的时候不会出现太的差池,而且最重要的是凝域境时,他们的领域之力强的很。说白了,越精纯后期越成就越高,越杂乱后期难度越大,像小和尚这种如此杂乱的内力能突破到凝象境的,小胖子还是次听到。

    二人运功到了下午,小胖子慢慢收回功力,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开口抱怨起来,“姓白的,你这没希望晋级天人了,哪个天人不是走一条路到了极致,出了两条路的就是传说,你这丫的野心不小啊,一成天人不得直接拳打上界,脚踹下界了,啊哈哈!”

    小胖子明面是夸奖但是语气却是带着嘲笑,小和尚这么杂乱想晋级天人,他宁可相信一个蚂蚁能修炼成天人。“懂个屁”小和尚没去搭理他,小爷没机会,有机会估计体内连你娘亲的内力都有,到时不知会不会吓死你。小和尚这话只能心里想想,他可不敢真的说出来。不过若真是能拿了他娘的身子,小爷这御女道估计就能大成了。

    “得来我不懂,你若能成天人小爷跟你姓。”小胖子继续鄙视白大人。

    “得了吧,我白家可没你这身材的,你想姓我还不同意呢,别没事攀亲戚。”小和尚也不是吃亏的主,直接一句话顶了回去。二人打闹一番后小和尚从那离开,然后去大公主那看了看,心中盘算着等封后一事落下,自己也应该去望洲一趟了。

    夜里小和尚突然收到一封信,娘亲传过来的,小和尚略带激动的打开,却没看到任何文字。只有一副简单的画像。几笔线条勾勒出一个女子,女子抬着手正对着一个光头小和尚,小和尚脑袋上顶着几个圆圆的大包。从画像上看不出画的是谁,但是小和尚心中清楚,这是娘亲对自己发脾气呢。不过小和尚最得意的是女子腰间的一根长鞭,虽然只是系在腰间,但是那长鞭画的微妙微翘一看就是小和尚拖女帝送过去的那一把,看来有戏啊。

    小和尚的确是有戏,艳剑此刻正在马不停蹄往大姜赶去。自己对小和尚的想法就说给了两个人,没想到告密的居然是女帝,自己把她当姐妹,她却在背后这样作用自己,这件事艳剑得讨个说法。至于艳剑还去不去看神器,开玩笑,艳剑可不想每天晚上偷偷拿鞭子抽自己。在女帝那闹一闹,然后乖乖去给儿子赔个不是,嗯,应该问题不大。

    艳剑去了大姜,女帝的气息却是消失的无影无踪,艳剑掐指算了算,女帝的行踪被遮掩了,肯定是用了法宝。若是按着艳剑的性子,肯定要去大姜的宫里闹一闹,说不得得给她拆上一半。不过真要这么做自己便有些过分了,艳剑虽然不想说但她还是知道,女帝也是为了自己好,不想让自己和白离之间再这样不清不楚的纠结下去。

    不去大姜的宫里不代表艳剑不能把女帝逼迫出来,在大姜最恐怖的地方不是女帝坐镇的京都,而是那方圆百里白骨皑皑阴森冰冷的阴阳城。当然对于其他人这里是恐惧的来源,但是对于艳剑,这里是自己发泄怒气的好地方。

    艳剑没有掩盖自己的气息,阴阳城主二人都出来了,身后还带着几个不人不鬼的怪物,一个个面目狰狞凶神恶煞。不过随着艳剑越来越近,身后的几个怪物却是变得躁动不安起来,这种不安是对未知的恐惧,艳剑的气势又岂是这些人所能抵挡的。

    “艳剑掌门来者不善,咱们莫不是有招惹她的地方,女帝和她从来是井水不犯河水,难不成小主子在京城惹事了。”阴城主也算是个妖艳女子,但是说出的话却甚是混厚。

    “我哪知道哪里得罪了这白家的疯子。”阳城主略带不安的回了一句后对着身后的怪物呵斥起来,“一个个的站好了,真要打起来在这大姜的地盘上,她也未必能胜的过咱们。”怪物听不懂它的话,但是能明白阳城主的意思,只不过在艳剑的威压下,它们根本没本事去抵挡。

    艳剑的身影停下了前方,一身白色的修身长裙,白玉剑悬在背后微微抖动。艳剑有些厌恶的皱了皱眉头,说实话她着实不想跟这两个不男不女的人打交道。“不知艳剑仙子前来,有失远迎还望仙子莫要怪罪。”阳城主话音刚落阴城主直接开口:“不知仙子大驾有何贵干。”

    艳剑把白玉剑握在手中,身上的气势慢慢提了上了,裙子的花边随着清风微微荡漾。“没什么大事,就是想来试试自己的剑,看看能不能一剑平了阴阳城。”

    艳剑的话让阴阳城主二人愣了,这姑奶奶试剑是没事,问题是你没必要来我们这试剑啊。您那一剑谁不知道,前些日子整个大陆都感受了你的剑韵。阴城主有些不太高兴,正想再次开口时阳城主却是递过去了一个眼色,阻止了他的开口。

    “艳剑掌门是个痛快人,能看上我这阴阳城也是它的福气,艳剑掌门若是想试剑,可否让我等把里面的东西安排妥当,给我二人些许时间,事后艳剑掌门想怎么试剑我等也无异议。”阳城主笑着回了一句。

    这下艳剑却是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怎么这二人这么痛快,这诺大的城说不要就不要了,自己的要求很无理,本以为对方会反抗,没想到居然应了下来,这感觉就像鼓足了气打出一拳,结果对面是快棉花,任由自己怎么出力,人家一点也不反抗。

    艳剑真在思考时阴城主和阳城主借机进去收拾东西,艳剑也没阻挡,这两人应该会使些小把戏,到时自己又能找到借口了。阴阳城主进了屋里,阳城主开口解释起来:“咱们和艳剑掌门从来没过节,今天肯定另有蹊跷,真要毁了这地方,女帝定然不会同意,咱们二人可跟人家差距有点大,索性随了她的性子来,也好看看她真实的目的。若真是来试剑,一坐城卖艳剑掌门一个面子,这买卖也不是不能做,若另有所图,估计还会有其他门道。”

    艳剑没等多久,商量好的二人很快走了出来,重要的东西都在随身佩戴的戒指里,哪里会放在外面,二人纯粹找个机会探讨一下对策。艳剑望着一旁恭恭敬敬的两人也是没了脾气,过了一会艳剑只能再次开口:“本掌门不仅要灭城,还要跟你们二人试试剑,天人里面出了你们这样的异类,本掌门说不得要给天下人正个名,你二人自废武功,我可饶了尔等。”

    “艳剑掌门”阴城主实在忍不住了,“今日你是特意来这寻个不痛快,我二人手中鲜血可比不过你,都是天人境,我二人联手真会怕了你不成。”

    “废话少说,自废武功我可不在追究,不然本掌门的白玉剑今日恐怕又要多少两个天人亡魂。”艳剑说到这把白玉剑提了起来,心中却是盘算着女帝何时能来。

    阴阳二城主也是傻了,自己到底招谁惹谁了,居然引来了这个煞星。“你欺人太甚。”阳城主有些动怒,阴城主却是拉了他一下摇摇头,总觉得今天有些不对路。

    “艳剑掌门,今日我等也不是怕了你,只是无缘无故何必大动干戈,我们二人联手你也未必能讨得什么好果子。况且女帝很快会过来,艳剑掌门真有信心能抗住我们三人的联手。”阴城主也开始磨嘴皮了,她多少是看出来了一些门道,这艳剑不是爱说废话的人啊。

    艳剑的气势慢慢攀升,自己就怕女帝不来,可是这时候女帝还没动静,艳剑多少有些动怒了。突然一声咯咯的笑声从远处传了过来,女帝一身黄色龙袍从半空中飞射过来。女帝早就看了一会了,也知道不能真把艳剑这人惹急了,真要在这拼了命,谁输谁赢自己这大姜都是受到损失。

    “从来不知艳剑仙子这么爱废话,也从来没想到你居然还有闲工夫给别人伸张正义。”女帝的到来让阴阳城住松了口气,同时也间接证明了她们的猜测,艳剑从来都是说打就打,哪里会在这磨嘴皮子,更不会给别人解释的机会。若真是惹恼了她,早就带着白玉剑杀过来了。

    艳剑没说话,像是一直炸毛的小猫咪略带恼怒的看着女帝,女帝却是咯咯一笑对着阴阳城住开口道:“你们二人不奇怪吗?艳剑居然有功夫跟你们废话,不如你们也动动手,看看自己跟天下人的差距有多少。”女帝说到这注意到艳剑表情有些不对,突然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此刻也没了帝王的风范。“艳剑呢,你是不是不敢动手啊,你怕什么,打不过还逃不了么,毕竟你都玉剑阁的身法天下。哈哈,本宫大概明白了,你是怕自己出手时内力运转全身,把你那后面的痕迹消除掉是不是。到时还得再不~~唉~~”。

    女帝还没嘲笑完艳剑是彻底炸毛了,白玉剑直接对着女帝的额头飞射过来,若是平时女帝不敢应接,可她料定艳剑不是全力一击甚至连一层内力都没有,不然只要她微微运转内力,恐怕身上的鞭痕立马就会消失。这样一来,她还怎么跟小和尚交代。

    “停,停,停。”女帝猜的没错,艳剑的剑被她轻易的挡住了,但是女帝也知道自己不能再继续挑逗了,真惹毛了这人,恐怕这阴阳城真要夷为平地了,这可是自己的底牌之一啊。“朕给你赔不是了成不成,看你这性子,跟个毛丫头似的,难不成是情窦初开了。啊,好了,我错了,不跟你闹了。”女帝又挡住一剑,“这地方如此阴森你我二人都不喜欢,不如找个清秀的地方我们二人再慢慢谈。”

    艳剑轻轻咬了咬自己的嘴唇,这女帝算是承认了自己的小动作,不然又怎会知道自己的忌惮,臭小子,写的信居然敢给别人看,回去有你好受的。艳剑恼怒归恼怒,毕竟不是真的要翻脸,女帝如今出来了,艳剑也不会继续胡搅蛮缠下去。轻轻的点点头,算是默认了女帝的提议,二人的身形瞬间消失在了阴阳城,独留两个城主愣在原地,慢慢消化这二女话里的意思。

    “艳剑掌门别生气,这里就你我二人,本宫的情义你不领便也罢了,难不成真要记恨我。”女帝在空中对着艳剑开口道:“我也是为了你好,那孩子我是见过了,心里真是装着你呢,你那炼心之术对他估计不管用,你在她心里的位置太特殊了,总不能看着自己的好姐妹一直孤苦伶仃下去啊。”

    “本掌门用你做好人。”艳剑没好气的回了一句,二人关系亲密的很,有些事都是心知肚明,别的不说,小胖子在华龙艳剑可是尽心尽力,这个人情女帝嘴里不说但是心里记得,况且这事她不认为自己做的错,自己的初心是为了艳剑好。

    “用的,若是韵尘添油加醋先说出来,谁知道你儿子会被带上什么歪路。”女帝的眼神挺诚恳,艳剑听到这话有些不服气,她不认为韵尘真敢跟她对着干,但也没百分百的把握韵尘不会那么做。“今日依旧只有你我二人,我也不给你说什么客气话,那东西的事咱们一会谈,我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不过再次之前你能不能让朕看看你的腚蛋,朕心里着实有些好奇呢。”

    女帝说完这话后立马做了一个防御的姿态,但是艳剑却是脸色一红并未动怒出手,望着女帝的眼神,艳剑咬了咬嘴唇,“你去找个温泉,我们二人都下去”。

    艳剑这话让女帝的脸蛋红了,望着艳剑的脸色女帝也轻轻咬了咬牙,最后无奈的叹了口气,“就知道在你这占不成便宜,跟我来,前面有一处地方安静的很。”

    大姜的一处温泉旁,两个天人的身影停在了上方,艳剑探知一下四周无人,直接干脆利落的脱掉自己的长裙,这次艳剑的胸部用白布缠绕着,下身穿了一个黑色的内裤,内裤的样式比较普通,艳剑直接脱了下去,只见几道红色的鞭痕印在了这翘挺圆润的腚蛋之上,在这月色下泛着动人的诱惑。女帝忍不住赞叹了一句真美,艳剑也不搭理她,没入了水中后直接转身看向女帝。

    女帝抿着嘴犹豫一下,然后也利落的脱下衣服,看着女帝这龙袍挺郑重,但是这里面却是一件衣服也没有,只有胯下一个精致的贞操带。女帝就知道艳剑想看这东西,二人算是做了交换。“真把你先皇忘了,居然就这样跑出来,若是他还活着,定会给你治个罪。”艳剑讽刺了一句。

    “可他已经死了啊,他若活着,你哪有机会算计朕呢!”女帝有些惆怅的回了一句,身子没入水中后看向艳剑,“今天来知道你是找我算账的,反正事情已经出了,你若真因此记恨我,我也无话可说。”女帝说到这把铁疙瘩丢过去,“拿着这东西离开,以后你我各走各路,或者留下,我们共图大业”。

    艳剑把铁疙瘩放进手里,轻轻转动几下,只听到一阵机关响动,这铁疙瘩居然成了一个匕首。女帝眼神一亮,知道了艳剑已经表个态,赶忙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白家不愧是有传承的呢,居然这么简单就被你破解了,你能看出来这地方在哪吗?”

    “一会推算下便知了。”艳剑轻声回了一句,把匕首丢给了女帝,“西北川的王统领,曹大元帅,本掌门让他们再折腾折腾,全当曹梓彤给我儿的嫁妆了。”

    “你呀”女帝有些无奈的摇摇头,“现在不动他们不还是怕你那儿子收不成曹家的小女子,天下的好事都被你儿子占了,你让我儿以后怎么办。”

    “有你大姜就够了。”艳剑闭上眼冷冷的回了一句,“等离儿从曹家回来吧,你我二人都安排好,上古的坟墓我也没有闯过。不知所谓的神器现世是不是应在这里。功法归我神兵归你。”

    “啊”女帝有些惊讶的捂住了嘴巴,“你想带着白离一起去,上古的东西便是我们也未必能保证自己安然无恙,带着白离还得分心护着他。真要有个三长两短,你可别指望我能舍命相救。”

    艳剑听后点点头,并未露出什么不满,女帝也有自己的儿子,不能为了小和尚把命交代了。艳剑的左手掐了一个法诀,紧接着女帝感受到了天道的一丝气运,二人之间的泉水居然慢慢开始化形。“这次离儿一定要去的,我推算过离儿的命格,此行若是处理妥当有惊无险,说不得还有这孩子的大机缘。”艳剑说到这闭上了眼,池中的水开始不规则的涌动起来。

    那泉水先是幻化成整个大陆的外貌,然后其中隶属于雷鸣的地方慢慢扩大,直到最后取代了大陆的性状。紧接着,雷鸣中的东北北角开始扩大,女帝的脸色有些难看,怎么会是这个地方。终于地图汇聚在了沙漠中心点一座破城的旁边,艳剑此时也睁开了眼,水中的波纹刹那间变得破碎起来。

    “有东西掩盖了天机,大体的位置确定了,雷鸣是你的地盘,前期的事你做准备吧!”艳剑的面色有些苍白,“这墓地主人不一般的,仅仅推算埋葬之地便耗费了我大半的精力。”

    “朕会尽快派人去此地探寻一番,你我二人都放出话去,此地不准任何人前来染指,否则格杀勿论。你我二人拿出来态度,那些人多少也会消停一些。”女帝的嘴角弯了起来。

    艳剑听后也点点头,算是同意了女帝的要求。“这次战马一事你我二人都高调一些吧,这样也能让他们看出来你我二人合作的决心。”艳剑说到这抬起头看向女帝,“你儿仍旧留在华龙,你这做娘亲的也能放心?”

    女帝听到这话轻轻摇了摇头,这艳剑的话外之音她可是能听出来,“本宫可没你那么小心眼,便是算你那宝贝白离也不会那我儿去做难。”女帝说到这轻轻闭上眼,身子懒散的靠向后面,“你那儿子在某些方面的确有些本事,朕对他已经有些兴趣了,按着他的思路去折腾下,看看是不是真像他说的一般破了当前的困局。我儿现在多少有些成熟了,我想让他在历练一番,在你的地盘上本宫放心的很。”

    艳剑突然眉头字皱了皱,目光看向自己的小腿,原来这女帝居然偷偷抬起脚丫,此刻正在她小腿处轻轻摩擦。“看来先皇走的太久了,让你这深闺怨妇便了性子。”艳剑没有阻止女帝的侵袭,但是嘴里还是讽刺了一句:“你对离儿有兴趣我什么意见,但你千万不要给离儿造成什么阻碍。”

    “切”女帝轻轻踢了一下艳剑的小腿,“白离在你心里那么重要,连我这做姐妹的都嫉妒了呢。你这身子,啧啧,本宫真想把你给娶回来,大姜的皇后之位有没有兴趣?”

    “骚蹄子”艳剑难得脸色一红,轻轻回了一句后瞬间起身穿衣,女帝愣了一下,再回过神时艳剑居然没了身影。

    “都爬上自己儿子的床了,还好意思说本宫骚蹄子,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把这大姜当你的后花园了不是。”女帝的手机轻轻把玩着匕首,思来想去还是觉得暂时别给艳剑找不痛快,天知道这疯子会不会真的恼羞成怒。这地方在雷鸣,前期的准备当然要女帝负责,对于探墓之事女帝总有些不好的预感,希望此行不会让自己太过狼狈。④f④f④f。ǒm

    小和尚中毒一时并未传开,但几乎所有人都看出来这两天白大人状态不太好,像是故意隐藏着什么。而且也就在今天,江湖上的圣医阁又有了动作,先是把苏悠的名字从自己门派中划掉,紧接着圣医阁的掌门闭关而出,宣布已经和白大人进行接触过,圣医阁的权利再次被辛安然全盘接下。

    辛安然还记得当初苏悠离开时的眼神,那是一种担心,担心自己会陷进白家的圈套。辛安然一开始觉得苏悠有些小题大做了,可是今日她出关后个前来拜见的居然是荆玉莹。荆玉莹代表着什么那是自不必说,小和尚显然开始进行了下一步的动作。

    辛安然原本还想客气下,没想到荆玉莹进来后句话就是拜见主夫人,辛安然顿时有些不知所措了,望着周围长老弟子的眼神心中难免有些尴尬。小和尚让她已自己妾身相称,辛安然原本还想跟小和尚打打太极,可现在看来小和尚是不给她机会了。

    辛安然如此一来也只能硬着头皮答应,毕竟小和尚提了要求自己当时可没反对。“嗯”辛安然小声回了一句,周围弟子仅仅是惊讶,但是几个长老却是带着一丝鄙视和恼怒,荆玉莹把周围人的反应看在眼里,此刻她算是明白了,这圣医阁并不是一条心的,以前或许是,但是从辛安然做了这些事之后,恐怕有些人已经有了其他想法。“不知荆姑娘前来有何贵干?”辛安然应了一声后直接把话题转移开。

    “白大人知道圣医阁已经出现资金问题,特命卑职前来帮您度过难过,不久后黑军伺便会运来三百万两白银,半年之内再交上七百万两白银。”荆玉莹的话让周围人多少有些兴奋,圣医阁总算能拦住资金短缺的问题了,不过紧接着荆玉莹的话让众人大惊失色,“夫人既然决定以后归属黑军伺,从今日起圣医阁所有的丹药全部交给黑军伺分配,与各派之间的协议也由黑军伺一并接手。”

    “什么?”“简直是胡闹!”“掌门,这种事怎能答应。”周围人对荆玉莹的话很不满,小和尚这是一点亏都不吃啊。“想用一千万两便买下圣医阁,你们白大人的算盘也打的太好了。”一个长老率先反难。

    荆玉莹却是丝毫不示弱,对着发难的长老开口道:“黑军伺负责以后圣医阁所有的财力支出,这可不是区区一千万两的投入。黑军伺也没想买下圣医阁,辛掌门和白大人是夫妻,这事是你们二人的家事,一家人何必算的那么清楚。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难不成辛掌门另有打算?”

    辛安然的脸色阴晴不定,若说她没有其它打算谁也不会信,没错辛安然就是有这个打算,白离既然想吃下圣医阁,自己就让圣医阁成为他的一个累赘。以后把药品的利润降到最低,这样一来白离不仅没利可图,每年还要不断的往里投钱,长此以往要么白离放弃圣医阁,要么白离被圣医阁一点一点的拖垮。圣医阁的名声是辛安然的底牌,艳剑吃了那么大的亏不照样只是给她出个难题,真要动手,恐怕玉剑阁这这些年武林正道之首的位置怕是要坐不住了。

    “荆姑娘,这事不是本掌门一人可以说了算,圣医阁每个人的分工不同,便是本掌门同意了,其他人也未必会同意。”辛安然也不是傻子,这种事自己没必要跳出来,把那些个平日里对自己不爽的人推到前面,自己也可趁机敲打一番。

    荆玉莹的嘴角弯了起来,小和尚给她一封信,特意讲明了这件事,信中说若是辛安然站出来打头阵,反对黑军伺的提议,那么荆玉莹便不要再去坚持,这个问题以后小和尚出面再谈。若是辛安然把其他人推出来做挡箭牌,那么荆玉莹一定要强势起来。

    荆玉莹大概也猜到了其中的原因,辛安然若是自己站出来,恐怕圣医阁这人心能拧在一起,黑军伺不能轻举妄动。辛安然若是想耍个心思,把跟她不合的人推出来,这样黑军伺便可以借机替辛安然清理一下门户。或许辛安然一开始挺高兴,毕竟这借刀杀人的活谁干着都舒服。但是请佛容易送佛难哦,黑军伺一旦介入了,指望他们清理后抽身而去,恐怕辛安然是想多了。

    “掌门若是做不了主,那便让能做主的出来谈,谁做主谁站出来。”荆玉莹的气势很强势,说到这还看了看周围众人,“若是圣医阁每个人都能做主,那黑军伺便给每个人都谈谈。”荆玉莹的目光此刻停留在了辛安然的身上,“主夫人既然有难处,那边交给莹奴来做吧。”

    “哼,黑军伺的一条狗也敢在这犬吠。”圣医阁刚刚说话的长老已经恼怒了,荆玉莹身份所有人都知道,只不过是白离身边的一条母狗而已。“辛掌门做的决定可对得起圣医阁的列祖列宗,把自己的师门当做嫁进白家的嫁妆,这份耻辱本长老不敢接也接不下。”

    辛安然也是看出来了,这长老表面是找黑军伺不痛快,实则是对自己施压,此刻只要自己主动辞去掌门一职,黑军伺便不好再做欺压。只是自己一旦辞去了圣医阁掌门之位,这圣医阁立马就会陷入内斗,到时恐怕要担心的外来势力就不是一个黑军伺的问题了。况且,辛安然真不觉得她们资格做掌门之位,自己至少为了天下人着想,可这些人就是考虑眼前的得失。

    “本掌门对不对的起自己师门不用尔等评价。”辛安然先是没好气的顶了一句,然后又看向荆玉莹,语气也弱了几分,“对于黑军伺白,额,夫君的鼎力支持,本掌门感激不尽,只是圣医阁千百年来从来未依附过其他门派,行事也是以天下为己任,若是一切听黑军伺命令,恐怕会让天下人对我圣医阁的看法有所改变。本掌门是白家人,定然以白,夫君为重,圣医阁的名声一旦落了,恐怕夫君会成为千夫所指。这种不仁不义的名头,本掌门怎能让夫君担着。”

    荆玉莹没有开腔,但也没有去理会辛安然,目光一直盯着刚刚骂自己的长老,隐约带着一丝萧杀之意。自己是白离的什么轮不到别人指手画脚,荆玉莹必须要让其他人知道,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骂自己。辛安然话音刚落,便听到啪啪两声,那个骂人的长老瞬间被荆玉莹用脚抽了两巴掌。“若不是看在辛掌门的面子上,辱骂朝廷官员便是死罪。今天给你一个教训,再有下次绝不轻饶。”

    “你”被打长老面色带着愤怒,圣医阁的功法的优势不是打架,荆玉莹又是突然发难,长老这个亏吃的有点窝囊,在圣医阁的地盘这样折腾,算是打脸的举动了,随着长老提起来气势,周围也有不少人变得愤怒至极。不过却也有一些人只是脸上愤怒,并没有动手的打算。

    “荆玉莹你过分了。”辛安然这时再次开口:“难道黑军伺都是如此仗势欺人之辈?”

    “主夫人说笑了,黑军伺的规矩莹奴不知道,但这白家的规矩,却是护短的很。辛掌门不在白大人身边想来对白家的规矩不了解,出门在外丢了自己的威风就是丢了白大人的威风,莹奴丢的起人但是白大人的面子丢不得。”荆玉莹这时候把小和尚抬出来,也只有小和尚的身份能堵住辛安然的嘴。

    其实辛安然还是不太懂这些事,荆玉莹喊她主夫人,在她面前荆玉莹是没资格说话的,若是换了大公主或者苏悠,早就用这身份压住荆玉莹了。可辛安然虽然结婚两次却都是一夫一妻,不知道里面的这些门道,纵使听说过其它三妻四妾的规矩,那也只是知道个皮毛,不知道这规矩延伸的作用。

    辛安然不知怎么回话,面上的表情带着一些犹豫,此刻若是让她站队,辛安然一定现在自己师门这边,所以荆玉莹不会给她这个机会。“主夫人,刚刚说到名声,白大人又岂能不体会您的烦恼,黑军伺从来不做杀鸡取卵之事。圣医阁一直在到处救人治病,大多数都是分文不取,但圣医阁毕竟财力有限,很多地方也是力所不及。这次白大人特意交代过,以后圣医阁安排弟子去各地治病,其中的费用黑军伺全力承担。以后圣医阁的丹药虽然归了黑军伺,但圣医阁在各个灾区的弟子都可免费去黑军伺驻地取药,黑军伺要的仅仅是和各门派的的交易权利。”

    辛安然听到这话却是一愣,若真如白离所说的,这样圣医阁便能救治的人,这于自己一开始的打算并不冲突。圣医阁依旧会成为黑军伺的一个拖累,原来白离早就猜到了自己的打算,把圣医阁和其他门派对话的权利剥夺,这样一来黑军伺站出来和各派谈交易,以白离的性子想来定会把价格抬起来,他是想靠其他门派减少自己的损失。

    “掌门,莫要听他们一派胡言,真要把丹药交出去,到时候一切不还是他们说了算。难到掌门真要把圣医阁的千年大业送给黑军伺不成?”虽然荆玉莹的条件很不错,但总有些人不想双方满意。

    荆玉莹没说话,辛安然也没说话,二女对视了一会后辛安然才主动开口:“具体事议我会和荆姑娘再谈。”辛安然说到这往自己的住处走去,“荆姑娘初次来圣医,本掌门领着你四处转转。”

    荆玉莹和辛安然离开了,剩下的人有的走有的留,有的三五成群的在一起商讨着。荆玉莹陪着辛安然去了一个安静的院落,没等辛安然开口,荆玉莹已经发表了自己的意见,“主夫人这次的表现莹奴会一字不差的传给白大人,既然打算入白家门,还请主夫人摆正好自己的心态,圣医阁这种样子,黑军伺可不想拿个烂摊子回去,若真是如此,恐怕白大人真要驳回这个面子了。”

    “荆姑娘好大的口气。”辛安然这时也转过身,“黑军伺也是好大的胃口,本宫也不跟你绕弯子,若不是情势所迫本宫怎会发那江湖帖。但是白离若真以为就此便能拿下圣医阁,恐怕要让他失望了,当初玉剑阁的那一位提的条件可没有如此苛刻,你们白大人的心太大了。”

    “夫人误会了,莹奴说的不是这事,白大人可是提过要求,让夫人以白家女人自居。您是白家的主,我是白家的奴,对外您可说自己是圣医阁的掌门,但在莹奴这里,夫人还是自称妾身好一些。”荆玉莹立马转了口,拿辛安然的称呼来说是。

    “没名没分,本掌门能喊声夫君就是给你们家白大人面子了,等本掌门和你们主子的婚事过了再开口也不迟。”辛安然也不松口,直接一句话顶了回去,“请荆姑娘进来不是让你给我说教,本掌门想知道两件事,,钱财何时能到位,第二,以后黑军伺是不是无条件支持圣医阁。”

    荆玉莹也知道辛安然不想跟她纠缠称呼之事,况且今天自己来这也不是给她纠错的,“夫人既然问了,莹奴自然是不敢隐瞒,白大人刚和女帝做了交易,三百万两已经拿到了手,很快就会派人送过来。剩下的七百万两,白大人会在半年内安排妥当,不过这笔钱要辛掌门亲自去白大人那里拿过来。至于第二点怕是辛掌门误会了,白大人对圣医阁没有任何责任,但是对你这白家的女人定要负责,白大人不会无条件支持圣医阁但会无条件支持你。”

    “好”辛安然此刻点点头,“本掌门同意你们大人的要求。”

    “呵呵,夫人有些高兴的太早了,鉴于您对圣医阁的掌控未能让大人满意,黑军伺有必要帮您稳定下圣医阁的军心,白大人要的可不是一个内忧外患的圣医阁。您把自己的人选出来,这些时日我便驻扎在此地,想来圣医阁某些和您不对路的便要闹出点事来了。”荆玉莹的语气有些阴冷。

    “尔敢”辛安然突然变得有些恼怒,白离这是要夺权啊,他想彻底控制圣医阁。

    “莹奴不敢但是黑军伺敢,辛掌门对圣医阁的掌控太不尽人意,黑军伺必须出手,掌门也不要想太多,圣医阁内部的事黑军伺不会过多参与,只要您是白家的女人,黑军伺绝不过问你们内部的任何事。但是圣医阁对外的一切必须以黑军伺为主。白大人的条件已经很优厚了,不管是墨家还是飞马牧场白大人从来都是全盘接管,看来掌门甚得大人欢心啊。”

    辛安然脸色有些微红,但很快压制住了,她丢脸的事做了太多了,如今多少有些抵抗力了。“你们大人真是如此说的?不会插手圣医阁内部的任何决定,只要我彻底掌控圣医阁,一切便以我的要求为准,你们白大人无条件支持?”

    “白大人从来不会骗自家的女人。”荆玉莹给辛安然吃了一颗定心丸,“黑军伺不管形势如何,要想站的住脚定然不会轻易开罪你们。而且大人很喜欢夫人的直爽,说是从来没见过这么高调秀恩爱的,希望掌门以后保持下去,白大人也不会让夫人失望的。只要今日夫人答应下来,三天内三百万两的白银便会用江湖帖通知各门派,有天下人的作证,你还怕黑军伺能抵赖不成。”

    二人又继续敲定一些细节,毕竟现在黑军伺的驻地太少,辛安然有些担心药物供给问题,不过荆玉莹开了口,小和尚会亲尽快办妥此时,如今已经和几个世家交涉了,除了晋国公那有些困难,其它势力都同意了小和尚设立分部的要求。

    这事其实是小和尚借了圣医阁的名,以贫民百姓为借口让自己的黑军伺尽快在各个地方落脚。曹家和候家自不用说,南宫家也不敢得罪小和尚,西北川的王统领也给了面子,无韵阁那也点了头,唯独晋国公模棱两可,说是希望和小和尚当面谈谈。不过小和尚没时间,他得去曹家,所以暂时推掉了,说是以后有空亲自拜访。

    小和尚后来听到荆玉莹的汇报,直言自己高估了辛安然,毕竟他没接触过辛安然,总觉得能培养出来苏悠的人物肯定不会太差,没想到居然一点不懂这江湖门道。怪不得这圣医阁几千年来都是这样,估计选掌门都是挑那些不谙世事,一心为民的,只要自己拿来的丹药,分多少送出去还不是自己说了算。可是小和尚最后也是吃了亏,不因为别的就是因为这辛安然,这女的真是把天下都在了自己肩上,心思也过于单纯一些,多少让小和尚有些心软。再者这辛安然嫁给白离后那真是当起了贤内助,把小和尚伺候的相当舒心。辛安然简直是对小和尚掏心掏肺,白大人也是颇为感动,不想让辛安然失望,所以这圣医阁虽然带来了部分利润,却比小和尚预想的差了许多。

    小和尚最近消停了,明显低调了,就是京城淑妃封后这事他都没有亲自过去,只是让凌夫人去送了个玉石。苏悠脱离了圣医阁这事一开始让小和尚挺意外,不过后来看到辛安然的那些昏招,小和尚不得不佩服苏悠一下,估计是怕猪队友坑害自己,尽快斩断和圣医阁的所有联系,这是明哲保身呢还是另有所图呢。小和尚一想到苏悠,就有些按耐不住,这丫头叫床太好听了。

    晚上皇宫里,淑妃封了后却并未搬离自己的住处,皇帝也是宠她,这个要求毫不犹豫的答应了。晚上的时候二人坐在庭院里,淑妃看出来皇帝依旧对那天的事有些在意,稍稍思索了一会,淑妃轻声开口道:“不瞒皇上,那次你问的事臣妾其实对您隐瞒了,皇上,臣妾有罪。”

    淑妃说完后跪在地上,皇帝的面色虽然难看但是眼里还是很满意,他就知道淑妃不会让他失望。“这次你做皇后,陆家突然松口了,是不是小和尚过来谈了条件,他想让你给何贵妃求情?”

    “臣妾不敢,这等淫乱后宫之事,臣妾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求情。”淑妃说到这抬起头看了看四周,皇帝心中明白她的意思,对着外面挥了挥手,淑妃知道此刻安全了,低着头对皇帝开口道:“其实本宫知道一件事,白离中毒了。他让本宫守住这个秘密,以此交换本宫封后之事。”

    皇帝的神情猛地愣住了,踹气的声音也变得粗重起来,他不会过问淑妃如何知道的,淑妃既然说出来肯定有她的消息来源,估计也是从苏家得到的消息来源。“消息来源可靠?”皇帝问了一句。

    淑妃肯定的点点头,能不可靠吗?就是为了救自己中毒的,没有比亲眼所见更可靠的了,那毒性有多霸道淑妃心里清楚,小和尚虽然保住命,但从最近的动作来看显然还没恢复。今天这么大的事让凌夫人出面,还不是怕人瞧出来破绽。

    “不过皇上,若是真要动他,恐怕玉剑阁~”淑妃有些犹豫。

    “哼,一个白家的棋子,玉剑阁未必会真的跟朕过不去。况且便是过不去又如何,只要不是不死不休,朕总会有办法让她们妥协。你可知白离把战马卖去了哪里,竟然卖给了大姜,而且还做的光明正大,玉剑阁做了他的后台,这畜牲眼里就没朕了。”皇帝越说越气,盯着淑妃的眼神也变得狰狞起来,“这次你立了大功,朕不跟你计较。但下次若再跟朕隐瞒,后果你心里清楚。”

    “多谢皇上!”淑妃跪在地上磕了一个头,“可这白离现在龟缩起来,您又能拿他如何。”

    “你不是和苏悠走的近吗?既然能知道他中毒,难道想不出办法引他进宫?”皇帝说到这面色突然变得有些挣扎,过了一会像是想通了什么,把自己的声音压低了下去。“白离最好是只身前来,他旁边的那个胖子身份我查不到,功力却是不俗。白离和何贵妃还有韩皇后都有染,这人是个好色之徒,你一定要保证让他只身前来,做了朕的皇后就要为朕分忧。”

    “皇上”淑妃突然瞪大了眼,她听懂了皇帝的意思,用色诱计,这样一来白离定然按耐不住会过来,而且这种事肯定是只身前来,“您,您怎能这样对臣妾,臣妾是您华家的人,怎能做出如此不守妇道的德行,皇上,您,您换个人来做吧,臣妾死也做不到。”

    “那你就去死。”皇帝突然一拍桌子,不过紧接着有压低了声音:“朕知道委屈你,可是除了你其他人未必不会引起怀疑。这里也只有你和他走动进一些,朕不相信他对你没想法,你抬头看着朕,朕问你,白离到底对你有没有其它心思。”

    皇帝也是个人精,这一问直接打在了淑妃的软肋,淑妃本以为自己能蒙骗过去,可对上皇帝的眼神后却是难掩心中的慌乱。淑妃知道自己被识破了,果然皇帝的面色变得铁青。“皇上”淑妃赶忙开口:“臣妾对你忠心无二,有大公主在中间作梗,白离不可能有机会的,臣妾~~”

    “够了,既然忠心不二就让朕看看,你们苏家还是不是朕的苏家,朕的皇后是不是又是一个南宫家的荡妇?”皇帝说到这不给淑妃反驳的机会,直接走了出去,“明日正午,朕要在这见到白离,朕要让他死,朕要把他的势力连根拔起。”

    皇帝走后跪在地上的淑妃突然笑了笑,白离,本宫已经开始下棋了,你呢,准备好落子了么。不过淑妃又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他没想到皇帝为了诛杀白离居然能让她用自己的身子做诱饵,我是你皇家的女人啊。

    淑妃已经有些疯狂了,这是小和尚逼迫的,一边是多年来自己恪守的仁义道德,另一边是小和尚一步步的紧逼,中间站着的是苏悠。小和尚会死吗?不会,小和尚关键时刻定会搬出来艳剑和他的真实关系,让皇帝投鼠忌器。但这样一来,小和尚就要被迫离开京城,皇帝容不下他的。

    以死相迫,你以命换命,这次呢,你又如何破局,你把本宫逼迫如此境地,你可做好了破局的谋划。


如果您喜欢,请把《白玉道》,方便以后阅读白玉道【白玉道】(122)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白玉道【白玉道】(122)并对白玉道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