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杨巾帼劫之地下城

【呼杨巾帼劫之地下城】(50)完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zzsss1 本章:【呼杨巾帼劫之地下城】(50)完

    5、二十个月后

    当穆桂英垂头丧气地回到汴京城时,只见满地都是叛军的尸体,王城的朱红

    色大墙都被战火熏黑。好在呼、杨、郑、高四大家族时隔十余年后,终于又团聚

    一起。

    宋仁宗很是兴奋,下令大封群臣,挖开呼家的铁丘坟,以公侯之礼重新厚葬,

    年年祭奠,岁岁供奉。呼家上下,各有封赏。

    穆桂英请罪道:"皇上,臣一时大意,走脱了罪魁祸首,请陛下治罪!"宋

    仁宗正在兴头上,又怎会怪罪于她,道:"爱卿平叛有功,折叛军十之八九,可

    谓居功至伟,何罪之有?叛臣庞集、黄文炳畏罪逃往西夏,已难成气候!爱卿快

    快平身!"穆桂英谢过皇上,从怀里取出在地下城庞集书屋拿到的叛军名册,道:

    "陛下,臣于地下,寻得叛军名册一本,献于陛下!"太监陈琳急忙将名册呈给

    宋仁宗,宋仁宗展开一阅,道:"想不到,太师一党,已延伸到朝堂之中。那么

    多公卿竟为其所用!此类叛党不除,朝堂终是大患!"宋仁宗又召过新任的羽林

    军总兵高强,道:"朕命你依照名册,追查叛党余孽!""臣遵旨!"高强下拜领

    旨。

    宋仁宗又将呼延守勇和呼延守信召到跟前,道:"十余年前,朕误信谗言,

    致使你一门三百余口被杀。今日朕已深悔其过,着令工部,于双王府旧址之上,

    修筑百丈高楼,重开双王府!另,你呼家满门,可即日返回太原守孝三年,三年

    后再行回朝,为国效力!""臣谢主隆恩!"呼延兄弟二人齐齐拜谢。

    "皇上!"一旁的萧赛红出班奏道,"如今罪魁未诛,呼家祖宗不能安心,

    庙堂社稷不能安宁。臣自请领北国之兵,出征西夏,追捕罪魁庞集、黄文炳!"

    呼延守勇、呼延守信、呼延庆、呼延平、呼延明等一干呼家后代,也齐齐跪在萧

    赛红身后,奏道:"请陛下恩准呼家出征西夏!待擒回贼首,再回山西守孝!"

    "好!"宋仁宗也对庞集的叛逆耿耿于怀,便下旨道,"着封,北国公主萧赛红

    为平西大元帅,呼延庆为先锋,呼延守勇、呼延守信为左右监军,呼延平为左将

    军,呼延明为右将军,率十万呼家军,征讨西夏,即日启程!""臣领旨!"呼

    家众将再次拜谢。

    次日,萧赛红率领呼家上下,祭过大旗,开拔出征。但见一路之上,旌旗飘

    扬,遮天蔽日,军容整齐威严。

    且不说呼家到了西北几经起伏,又是一番征战。单说二十个月后,又逢阳春

    三月,江南处处莺啼。青山倒映在绿水之中,泛起一层层波纹,叠翠峰峦都宛如

    在画中一般。

    果然如黄文炳所料,南唐豪王李青并不知道庞集在京谋反失败的消息,已在

    寿州举兵响应。一时间,连克十余座州县,所向披靡。朝廷震动,调遣山东的厢

    军南下御敌,不料却中了南唐兵马的埋伏,伤亡惨重。朱茶关守将陈豹连夜入京,

    禀报战况。

    此时,呼家已平定西夏,返回太原守孝。宋仁宗下旨,令穆桂英挂平南元帅

    印,杨文广挂先锋印,率十万大军南下,迎战豪王李青。

    这一日,穆桂英带着大军,兵临朱茶关下,在离关五十里处安营扎寨。第二

    日清晨,穆桂英与杨文彪立在山头之上,对面跪着苏瑶娘和王大人。此时的苏瑶

    娘,已不再是当年佛见佛笑的佛见笑,换上了一身朴素的布衣,显得清新脱俗。

    "元帅,多谢你这一年多来的照顾。如今大军马上就要进入南唐地界,我们

    夫妇二人留在军中,也是徒舔麻烦。瑶娘就此别过!"说罢,便冲着穆桂英磕了

    三个响头。原来,苏瑶娘和王大人自从地下城脱身以后,便结为伉俪。如今苏瑶

    娘受天子恩赐,要返回原籍。穆桂英正好挂了征南帅印,便让他们随着大军,一

    路到了江南。

    "元帅,"王大人也磕头道,"多亏你那日偷偷将小人的名字从叛党名册上

    撕去,才保全了小人的一条性命!元帅的大恩大德,小人没齿难忘!"此时他也

    换上了一身布衣,只因他勾结叛党已成事实,虽然名册被穆桂英撕去,但也被罢

    免了官职,再也不是那个鸿胪寺的少卿了。

    "你二人快快起身!"穆桂英急忙将两人扶了起来,叹道,"当年若是没有

    你们夫妻二人,本帅断不能有此重生之日!"两人站起身来,拱手道:"穆帅,

    我二人就此别过,还请穆帅日后保重!"穆桂英点点头:"既然二位去意已决,

    本帅便不再挽留!只是此去,因南唐作乱,道路多被阻塞。你二人可取道金陵,

    由水路返回金陵!如此便可绕开战区。""多谢穆帅!珍重!"二人再次拜别。

    "珍重!哪日安定下来了,可来汴京寻我!""那是自然!"二人辞别了穆

    桂英,手挽手向着山下走去穆桂英目送着两人离开,望着他们的背影在山间小路

    中越走越远,逐渐消失在重峦叠嶂之中,心头不由升起一股失落感。

    直到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穆桂英转身对身边的杨文彪黯然地说了声:"走吧!

    "穆桂英走在前头,杨文彪牵着马默默地走在后面。他们送别瑶娘的山头下

    不远,便是征南大军的营地。此时营地里已燃起了篝火,从山头望下去,亮晶晶

    的一片,延绵十余里,宛如一条火龙。再往前望去,就是镶嵌的山峦之间的朱茶

    关,巍峨的城楼像一个巨人一般俯视着整片营地。连营的前锋分成两股,将朱茶

    关三面包围,如同火龙张开了血盆大口,要和巨人决一死战。

    两人走到一处枝叶浓密的所在,杨文彪忽然向前一纵,把穆桂英扑倒在地上。

    "文彪!你,你这是作甚?"穆桂英倒在地上,大惊失色地问道。

    "还能作什么……"杨文彪骑坐在穆桂英的身上,开始手忙脚乱地脱起衣服,

    道,"你戎装在身,显得愈发英武,看得我不能把持。今日一天,已苦苦忍耐过

    来了,现在孩儿早已不能再忍耐了!""文彪,此,此处可行不得……"穆桂英

    急忙推开杨文彪的身子,整了整凌乱的鬓发。

    "怎会行不得?"杨文彪却似完全不惧穆桂英,又扑了上去,扑到她的身子

    上。

    "此山是右翼的瞭望高地,常有巡哨的士兵出没,会被他们撞见的!"穆桂

    英在杨文彪的身下不住挣扎。

    "若是被他们撞见了才好!"杨文彪不顾一切地趴在穆桂英的身上,那嘴去

    亲吻穆桂英。

    "啊!不行!"穆桂英再次将杨文彪推开,跌跌撞撞地起身,慌乱地整理着

    自己身上凌乱的铠甲。

    杨文彪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呵呵乐了起来,从怀里摸出一粒白色的丹药,

    拿在手里,道:"马上又该是酉时了,想必母亲的瘾疾又要发作了吧?"穆桂英

    闻言,急忙回身去抢那丹药:"给我!"杨文彪顺势将手一收,丹药重新放回怀

    里,威胁道:"你若是现在不从了孩儿,等下你瘾疾发作,可别怪孩儿置之不理!

    ④f④f④f。ǒm

    若是被人知道你在服用五石散,恐怕你在地下城的那些丑事,也难免公之于

    天下了!"原来,杨文彪在水淹地下城之前,从勾栏坊的药房里偷出了许多五石

    散和配置秘方来,以此要挟穆桂英就范。

    "你,你难道不怕我现在杀了你么?"穆桂英咬着牙问道。

    "母亲想要杀孩儿,当然是易如反掌的事。只是孩儿身上没带许多五石散,

    母亲就算杀了孩儿,拿了孩儿身上的药石去,也管不了几天。"杨文彪一边说,

    一边从地上爬起来,凑近穆桂英,在她的粉颈上不住地吹着气息,道,"更何况,

    你服药之后,还有谁来帮你行散呢?"穆桂英被他的气息撩拨地浑身酥软,道:

    "你把那丹药都给我吧!我们这种不伦的关系,已有一年多,若是被人知道,岂

    不被人耻笑?"杨文彪道:"母亲你注重名节,孩儿可不在乎!"说着,他忽然

    又抱住穆桂英的腰,两个人往旁边的草丛里一倒。

    这一次,穆桂英却没有反抗,任凭被他按在草丛中肆意胡为。忽然,她感觉

    自己身下一凉,原来裤子已经被杨文彪扒了下来。那尖锐的茅草扎着穆桂英两条

    细嫩的大腿,隐隐作痛。

    杨文彪一直把穆桂英的裤子褪到膝弯处。由于穆桂英穿着战靴,靴筒高及膝

    盖,所以裤子被扒到此处,便不能继续再往下扒了。

    杨文彪粗暴地将手插进穆桂英的双腿中间,玩弄着她的阴唇和阴蒂,道:"

    现在孩儿可不敢保证,那巡山的士兵何处会过来此处。若是你不能让孩儿满意了,

    被他们瞧见,恐怕也是不好的吧?""文,文彪,你我可是母子,这关系可不能

    如此维系下去,当速断速决!"穆桂英被杨文彪玩弄地好生难受,夹紧了双腿恳

    求道。

    "母子关系又如何?"杨文彪丝毫不为所动,道,"反正又不是亲生母子。

    何况,即使是亲生,那又如何?我可是亲眼所见,那日在勾栏坊,大哥与你…

    …"穆桂英一听他又提到自己心里的痛处,急忙大叫:"不要再说了!""

    哈哈!

    是不是羞愧地无地自容?"杨文彪继续不停地玩弄着穆桂英的私处,道,"

    你从勾栏坊出来,身染性疾,还是孩儿替你去寻来的大夫呢!""你竟还有脸提

    此事?

    "穆桂英怒道,"你不知从何处寻来一个市井大夫,让我羞处示于他人,好

    不羞愧!若是让世人我知道我曾染性疾,我哪里还有脸做人?""母亲但请宽心!

    孩儿做事定然天衣无缝。那大夫治好你的性疾之后,我便一刀将他杀了!"杨文

    彪道。

    "你说什么?你居然将他杀了?"穆桂英感到很是震惊,呵斥道,"你如此

    草菅人命,不怕被人发现么?"杨文彪抱住穆桂英的双腿,将她双腿举到空中,

    脚心朝天,一边脱下自己的裤子,握住自己的肉棒,插进了穆桂英的小穴之中,

    道:"孩儿知道,母亲名节重要,因此不得不铤而走险!"穆桂英小穴里的饱胀

    感让她整个人都似乎飘了起来,欲仙欲死,道:"我,我宁可不要了这名节,也

    不愿见你如此草菅无辜之人!""母亲放心!这处理尸首之事,孩儿倒是拿手!

    "杨文彪开始在穆桂英的肉洞里抽插,道,"当年那潘贵的尸首,还不是让

    孩儿人不知,鬼不觉地处理掉了!"在野地之中,穆桂英被义子奸淫着,感觉自

    己就像野人一般。她心里发虚,双眼不停地朝着左右张望,生怕真有巡山的士兵

    过来瞧见这羞人的场景。

    "母亲,你若不迎合孩儿,孩儿可是快不起来的!"杨文彪见穆桂英心有旁

    骛,很是不满。

    "你,你想怎么样……"穆桂英也不知该如何尽快结束这事。

    "那好办!听说母亲的脚心也很是敏感,今日就让孩儿来见识见识!"杨文

    彪抽插不停,双手握住穆桂英套在脚上的两只牛皮靴,一把拔了出来。靴子下,

    是一对洁白的云袜。杨文彪将靴子往旁边一丢,空出双手,又扯下穆桂英的云袜

    来。

    穆桂英精致的双脚被露了出来,十个淡黄色的脚趾紧紧地勾在一起。

    杨文彪捧起穆桂英的双脚,朝着脚心疯狂地又啃又舔。

    "啊啊……啊啊……"一阵阵酥痒的感觉从脚底传来,在穆桂英的身上四处

    游走,让她忍不住地低声呻吟起来,下面的淫水也一并流了下来。

    "唔唔!"杨文彪一边舔着穆桂英的脚心,一边口齿含糊地说着,"母亲可

    真疼爱孩儿,这么快就流出爱液了!""啊啊!好痒!文彪,不要……"穆桂英

    开始浪叫。

    "不知母亲是脚心痒,还是小穴痒呢?"杨文彪厚颜无耻地问道。

    "脚,脚心……"穆桂英闭着眼,害羞地说出了自己的感觉。

    "母亲肯定是骗人!母亲若不说实话,孩儿是不出射出来完事的!"杨文彪

    故意调戏着穆桂英。

    "唔唔!两边都痒……"穆桂英羞到无地自容,把头别到了一边,低声说。

    穆桂英不停收缩的小穴,一次又一次地挤压着杨文彪的肉棒,让杨文彪快意

    无限。再加上那散发着成熟女人汗香味的脚心的诱惑,更令杨文彪疯狂。他一时

    竟未能把持住,精液全部射了出来。

    穆桂英见他泄精,急忙躲开身子,从地下站起,拿战袍的一角,胡乱地擦拭

    了一番自己的下体,就匆匆提上裤子,整理了一下自己散乱的发梢。

    杨文彪面带满足的微笑,也缓缓地站了起来,又像个听话的随从一般,乖乖

    地站在了穆桂英的身后。

    穆桂英懊恼地叹息一声,却也无可奈何,穿好靴子,牵起战马,径直往山下

    大营走去。

    杨文彪急急地跟了上来,在身后低声问:"母亲,今夜酉时,孩儿再到你的

    寝帐来,服侍您用药!""不要!"穆桂英急忙回头瞪着他。

    "怎么?难道母亲要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毒发么?"杨文彪诡异地笑着道。

    "不……不是的……"穆桂英一想起五石散毒发的惨状,就心有余悸,低声

    道:"上次你未经禀报,直闯我的寝帐,差点被金花撞见。今夜……今夜就去昨

    夜行散的那个大营后的山洞吧!那边人迹罕至,绝不会又巡哨的士兵过来……"

    "好!就依了母亲吧!"杨文彪一边说,一边在穆桂英的屁股上拍了一把,道,

    "刚才草地交合,甚是肮脏,母亲可要洗完了澡再来。孩儿定在那山洞里相候!

    "………

    (呼杨巾帼劫之地下城完结)


如果您喜欢,请把《呼杨巾帼劫之地下城》,方便以后阅读呼杨巾帼劫之地下城【呼杨巾帼劫之地下城】(50)完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呼杨巾帼劫之地下城【呼杨巾帼劫之地下城】(50)完并对呼杨巾帼劫之地下城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